“如果阿姨没事,我知道他在做什么,如果他是盲人怎么办 ”

那天是七夕节,夜班同事想和男朋友一起庆祝七夕节。他用锅让我和她一起换班。晚饭后,在休息时间之前喝了咖啡,想在宿舍的屋顶上打气。

然后,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她正要从大楼上跳下来。

她站在屋顶的篱笆旁,穿着时髦精致的衣服,脸上涂着化妆品,哭着。对着手机歇斯底里地喊了一声后,她把手机扔到我脚下。

我拿起它,发现它是最新最昂贵的手机。我很久都不想换了。女孩打破了画面。

她凝视着我,“你在做什么 ”

我是无辜的。“吹你吹的夜风吗 ”

她翻了翻眼睛。“你看不见我跳舞吗 ”

我说了。“我看得出来,你是不是还站在栅栏里,这意味着还有回旋的余地。”。

她有点吃惊。“你不建议我吗 ”

她指着不远处最高的病房大楼。“我是说我该去哪里呢 ”

“我是说,养狗的人是没有价值的。”我说。

她叹了口气。“你说的对,我只是想吓唬他,谁让他愚弄我,我整天和科室护士调情,我觉得我是个盲人!”

我松了一口气,我的心平静了一些。“你想在这里等他吗 ”

她点了点头,指着我手中的罐装咖啡问道:“那是酒吗 ”。

我走向她,站在她身边说:“咖啡,我今天上夜班,我不能喝。”。

她想坐下来,却发现脚下的混凝土平台上积满了厚厚的灰尘。她看着自己浅色的裙子,终于找到合适的姿势蹲下,对我说:“我渴了,我想喝水。”。

我试着让她安静下来。“我们为什么不换个地方,我给你买杯奶茶。”

她摇摇头。“我想让他看到我站在这里。”

我没办法,把咖啡给了她,然后我继续和她闲聊,“他的主题和名字是什么,看看我是否认识他。”。

“普外科的名字叫周恒。”

“哦,我不认识他。但我听说过,他长得帅吗 ”

她生气地说:“金玉在外面,腐尘在里面。”。然后他问我:“今天是七夕,你没有男朋友吗 ”。

我说了。“我今天上夜班,因为我没有夜班,我想我把锅菜丢了,我得邀请换班的同事再吃一次烤肉。”。

“没有伴侣也没关系,不用担心狗男。”

我同意了。“你说得对。”

但她突然改变了语气。“要不然我把你介绍给一个男人,我认识一个条件好的男人。”

我不会说话。“我最好先解决你的问题。”

我们围着篱笆聊了半个小时。我们没有等周恒,但是楼下发生了骚乱。

没想到小女孩这么兴奋。突然站起来,没有看到周恒。我心里不踏实。看到她蹲了很久的身体,我不禁用力拉了拉她的胳膊。她打了我。

我的眼睛是黑色的。

诊断结果出来了。我得了轻微的脑震荡,她的脚踝骨折了。

我的锅不见了。我的约会同事夏琦被召回继续值班。她看到我的愚蠢而叹气。她向科长汇报了情况。科长请了我三天假,让我好好休息。

她跌倒时扭伤了脚踝,导致间接骨折。现在,她躺在医院的床上,贴着石膏。我去看了。这还是一间非常豪华的单人间。

她很高兴见到我。“姐姐,你来了。”。

听她说,我们认识的时间很短,但我们是朋友已经很久了。而且,她很喜欢我的气质,所以她想嫁给我。

我把果篮放在桌边,走到她面前坐下。“为什么你是一个人,你关心的家人”

顾潘潘把床上的橘子递给我,“哥哥马上就来”。

犹豫了一会儿,不禁问:“周恒怎嚒了 ”。

顾攀潘没有办法说:“我和他分手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人,当时他实际上是一只退缩的乌龟。什么事!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的男人,我会代替一个做不到的男人。”。

我说:年轻同志的自觉性很高。

顾磐磐问我。“姐姐,我觉得你的条件很好,你为什么不找个搭档呢 ”

这个20出头的女孩有点爱用脑子。

我笑着说。“我没有伴侣,为什么我要找伴侣呢 我觉得一个人很舒服,但坠入爱河很麻烦,懒得找。”。

我看了一会儿盘子,喃喃自语。

我记得她那天晚上说的话,所以我问。“你明白你的意思吗 你真的想介绍给我吗 ”

顾盘潘像大蒜一样点了点头。

看到盘子突然兴奋起来,抓住了我的胳膊。“这是我弟弟,他叫古敏。”

我可能理解了她的意思。

顾磐见我冷静下来“我哥哥长得很帅,不是吗 他比周恒帅多了,姐姐,我告诉你,我哥哥身体也很好,有八块腹肌,而且我哥哥事业很成功,他年纪有点大,不过嘛,其实也不大,他30岁生日刚好过。”刚刚好。他可以被视为年轻有前途……姐姐,你觉得呢 “。

这个女孩似乎在背叛她的弟弟。

仔细想想,我说:“我觉得你弟弟的牙齿很好。”。

顾盘潘

我说了。“我的口腔科-口腔外,职业病,忘记教哈哈啦。”

顾盘潘伤心地看着我。

我闭上了嘴。

她把头靠在我肩上说。“试试看,反正你们都是单身,我希望你们做我嫂子。”。

我不禁说:“我不认识你哥哥,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呐 ”。

潘潘是对的。顾敏英俊,相貌英俊,棱角分明,身材苗条,是人群中可以看到的出众外表。

他很体面地向我伸出手,声音平静而悦耳。“你好,我叫库明,我是潘潘的哥哥。”

我站起来把它甩了。“你好。”

他接着说。“我们的父母在国外生活了很多年,潘潘被我宠坏了,他做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谢谢你的帮助,将来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请随时来找我。”。

挥了挥手。“你很有礼貌,你很有礼貌,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手势。”

我好像知道顾磐为什嚒这嚒急着找她给弟弟。我想她是怕哥哥,想找个嫂子救自己。

对不起,钢笔。我也有点害怕你弟弟。他觉得他很帅,但是太压抑啦。我应付不了。哭。

我偷偷地对她大哭了一场。

顾磐把我拉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她对哥哥说:“哥哥,你怎么这么认真,把妹妹吓坏了。”。

库敏停顿了一下,冷冷地对她说。“你怎么能这样说呢 因为那个人做了这么危险的事,他还牵涉到其他人,幸好他们没事,要不然就看你怎么做了。”。

顾磐抬起头,双臂搂胸,挑衅说:“我能做什么,我能做什么,我当然是在补偿你。”。

她又转向我。“是吗,嫂子。”

好家伙,这个女孩真的很熟。我瞥了她弟弟一眼,赶紧找借口逃走。

上班时,办公室的桌子上放着花束和进口巧克力。我的同事们看着我,眼里充满了聊天的味道。我打开卡片,说:“你是在看骨折女孩家人寄来的感谢信嘛 ”。

夏琦从桌子上滑下来,开玩笑地说:“她哥哥这么帅,我想抛弃我男朋友吗 ”

“看到了吗 ”

“那天你昏迷了一段时间,他来了,怎么,你看见他了 ”

“后来我去看女孩的时候看到了。”

“你为什么这么做 ”夏吉回头看着我。“当你看到一个高质量的人,你怎嚒能这嚒满不在乎 ”

我说了。“我只是一条咸鱼,会偷懒的。”。

夏琦又弹了我的额头。“看着你,你不想进步,你只是一条鱼,你会孤独地死去。”

我对着她做了个鬼脸。

--“哥哥给我做的。怎么样 很棒吗 ”

--“你哥哥有时间为你做饭吗 ”

——“我是不是住院了,他花时间照顾我,处理了很多手头的事情,弟弟现在不在,他会来吗 ”

--“我来了。”

我想我得和你弟弟一起去这张桌子。

于是我高高兴兴下楼买了两杯奶茶,然后去了骨科病房。

磁盘驱动器无法阻止病房里食物的香味。他看着我来,迫不及待地打开装着排骨汤的保温桶。“姐姐,你终于来了,我快饿死了,快点。”

我们先喝了两杯排骨汤。

我问:“这汤也是你哥哥做的吗 ”。

顾磐非常自豪。“我弟弟一上午都在做饭。”

我点了点头。“我对你的建议有点兴奋。”

“我是说让你和弟弟一起试试看。”

“老实说,我不会做饭。”

顾攀潘伤心地说。“你根本不喜欢我哥哥,你只是想要他的本事!”

我咬着肋骨,含糊地说:“我觉得他不合适。”。

“什嚒是对的,什嚒是对的 ”顾Panpan说。他把鸡翅放进我的碗里。“哥哥应该答应救我妹妹的。”

“为什么不自己做呢 ”

“我不太适合。”

顾盘盘又开始把哥哥卖给我啦。他们的家庭条件不错,但顾敏选择了创业。现在他有一家小公司,自己就是老板。顾敏没有什么恋爱经验。父母在国外,不得不照顾妹妹,忙于自己的事业。毕业后,他谈的两段感情没有任何问题。

我开玩笑的。“你哥哥落后于你”。

“不,不是我靠不住的父母,他们认为我哥哥有能力照顾我,他们终于解脱了,他们离开了我们,出国游玩。”

我不禁惊呼:“阿姨和叔叔也是有气质的人。”。

然后他继续努力工作。

暴风雨过后,我靠在墙边的沙发上,她靠在床上的枕头上慢慢地喝着奶茶。

顾敏来看葛优的麻痹。他的眼睛里浮现出一丝微笑。他简单地打了个招呼,我马上坐直了,像一个被老师抓住的学生。

“哥哥,你吃饭了吗 现在太晚了,姐姐和我已经做好你的饭了。”

顾敏扬起眉毛对她说:“你最近吃得很多。”。

我的脸很热,我假装不明白他在化装取笑我。想想看,他有点不服,小声说:吃东西是件好事。

顾敏转身笑着看着我。他笑着看上去好多了。我低下头,拿着奶茶跑了。

顾敏的信息跳出来啦。

--“没有”

--“那有点不好意思,我的工作很忙,可能不能期待,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能多看看她。

[新闻排行榜]

“如果阿姨没事,我知道他在做什么,如果他是盲人怎么办 ”

——“不麻烦,我和潘潘聊得很好,我很喜欢她。”

——“作为回报,我有空的时候会给你做饭,潘潘说他喜欢我做的食物,你今天几乎都吃了。”

……谢谢你的期待。

--“我今天没吃早饭,哈哈,笑一个。”

--“能吃是祝福”

……他是故意的。

我没回来,他又换了话题。

--“为什么你的脸看起来像活咸鱼,它不会给你的病人留下不可靠的印象 ”

--“严重还是可信 ”

在另一方表示输入之前,暂时停止了。

——“你给我的身份证拍了一张很好的照片,我的假微笑很好。”

顾攀潘将住院约2个月。顾敏不可能一直和她在一起。有时也会请助手或朋友照顾。

古敏做饭的时候,他会给我发信息,让我一起吃。每次都很好吃。事实上,我认为你很有礼貌,但你无法抗拒食物的诱惑。库彭说和我一起吃会更有食欲,库敏肯定了她的想法。

不幸的是,周恒正和潘潘提到的护士在一起。他们之间的关系显然不同于普通同事。

好家伙,潘潘出事不久。我等不及要在一起啦。我不敢相信他们什嚒都没做。

我不太生气,想骂潘潘。我往下一看,发现那个女孩在哭。

我很惊讶。顾磐显得喧哗的小烦。她一直在聊天,态度冷酷无情。连我都差点忘了。如果她真的不介意的话,她怎么能这样呢。

我蹲下看着她。她赶紧擦干眼泪,对我笑了。她的眼睛还是红的。“没关系,对于养狗的人来说,这是不值得的。”

是的,这个人是狗。他总是在事情发生的时候绞尽脑汁,但也不敢。

我突然生气了。“潘潘,你想打我吗 ”

顾盘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石膏脚。“可能做不到。”

我解开白色上衣的扣子,脱掉,折叠起来放在她身后。“总之,他不认识我,我会打败他。”

我的血在沸腾。我可以冲动地做这件事。没看到潘在说什嚒,我就冲上前踢了踢周恒的膝盖,在他痛的时候弯腿,在我的大脑倒下的时候给他一个耳光。

吵架后,我后悔了,转身推潘潘潘逃走。周恒可能没有看到潘潘。他因为某种原因被陌生人殴打而生气。他大声追赶他。

我不顾一切地在前面跑。我看见我要撞到一个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人,我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坐轮椅的人和顾磐拦住了。

我抬头一看,是库明。

周恒一直在追他。我没想过,但我躲在库明后面。

顾敏笑着说。“你打别人的时候是不是打得很惨,现在你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低声问道:“你看到它了吗 ”。

库敏说:“我看到了,我没想到你会忠诚。”。

当周恒看到坐在前面轮椅上的潘潘和顾敏时,他突然把火扑灭了。看着古敏身后的我,我觉得咽不下去了,想摘下我柔软的柿子。

“你是谁 你怎么能打败我 我惹你生气了吗 ”

我都不说话啦。我一时冲动就打人啦。事实上,我没有能力这么做。

顾敏冷冷地看着他。“你有资格在这里喊什么 ”

周恒说:“这是我和顾磐之间的事,不应该由别人来处理,而且我和她分手了,分手后和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

顾敏冷笑啦。“你们确定分手后你们会在一起吗,周恒,你很大方,把花在你身上的钱都“转嫁”了。”。

我对此摇了摇头。

周恒知道自己错了,说他帮不了顾敏,却把矛头指向了我。“话说回来,她是怎么了,谁讨厌我,谁主动。”

我真的受不了他的欺负和欺负。我把头伸出来喊了一声。“你敢反击”。

周恒很生气,被我骂了一顿,他真的上前抓住了我。

顾敏阻止了他。“真是的。”

也许是因为他不想再和他浪费时间了,古敏低声说:“她是古潘潘的嫂子,你试试看。”。

该死,他抓住了。

回到顾盘潘病房后,我又悄悄地穿上了我的白衣。气氛微妙而尴尬。

库潘说他想睡一会儿,然后开车把我和库明赶出病房。我和顾敏站在门口,对视了一下。

库敏说,“刚才我说

我打断了他的话。“我明白了,你只是不想和周恒说话,我不应该冲动打人,谢谢你帮助我,快到工作时间了,我先走了。”。

然后我又跑了。

我好像每次看到库明都会跑。

老实说,我怎么能不被这种成熟的、温和的、英俊的、富有的男人所吸引呢。他的厨艺就不用说了,这几乎让我发疯。

但我很清楚我有多少英镑。你最好不要做不切实际的梦。

我想我是醒着的。

但是我妈妈没怎么意识到。

是这样的感觉。我公寓里的很多事情都已经移交啦。我收拾好行李,准备周末搬家。库潘知道这一点,并得到了她的哥哥的帮助。

事实上,我不太清楚她为什嚒把我和哥哥配对。她神秘地对我微笑。“我知道我弟弟最喜欢什么。”

我低头看着自己凌乱的外表。在镜子里,我看到了我对着天空的素面和我的鲍勃头发。当我醒来时,这些短发还没有处理好。我得出结论:“你可能误解了你的兄弟。”

顾攀潘坚持说:哥哥不是一个注重外表的人。

我挥手说。“不要惹麻烦,我的空虚没有我平时的样子好。”。

我在网上说我为搬家公司订了一辆车,但我无能为力,顾敏来了。

对不起。搬完最后一个箱子后,把搬家公司的老板赶了出去。我给顾敏倒了一杯水,你在我家休息啊。

打扫干净之后,我想差不多该吃午饭了。我买了一套厨房用具齐全的房子,但我根本不会做饭,我也不能总是对顾敏说:“你为什么不留下来做饭 ”。我拿起钥匙,准备约古敏出去吃饭。

她放下东西说了很长时间。换上拖鞋准备进屋后,她发现顾敏站在我身后。

她惊呆了,推开我,低声说:“真是个惊喜……”。

“妈妈!别胡说!这是我朋友帮我搬家的,我请人吃饭。”

“我明白,我明白。”妈妈笑着说。“我妈妈还不认识你。”

顾敏笑着向妈妈问好。“你好,阿姨,我叫库明。”

她盯着顾敏的眼睛,几乎笑不出来。“你好,你好,阿姨是对的,或者你可以在家里吃,阿姨的菜不错。”

“妈妈,他们比你好多了。”

妈妈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我只好遮住额头。

顾敏同意了妈妈的建议,主动帮妈妈搬东西。我妈妈的眼睛几乎盯着他。她抓住我低声说。“这家伙很帅,我喜欢他。”。

“你喜欢什么 我不是你女婿。”

妈妈踢了我一脚。

我洗了妈妈买的水果,把它放在客厅让古敏休息一下,然后我走进厨房帮妈妈。

在我妈妈笑了18年想要结束她的生命之前,我直接开始了。“顾敏今年30岁,父母在国外,家里有个妹妹,他是本地人,家庭条件很好,他可以被视为第二代富人,但自己创业当老板,他年轻有前途……妈妈,别想了,人们都不尊敬我。”

妈妈瞪了我一眼。“你不坏,不坏,你工作得很好,看起来很好……没关系,你能把自己打扮得漂亮吗 还好吧,我觉得顾先生不是一个注重外表的人……”

“妈妈,我们能不能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也知道我的美德是什么,古敏就是这样,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追我,我不会参与这种兴奋。”

“如果阿姨没事,我知道他在做什么,如果他是盲人怎么办 ”

我听到厨房外面有东西掉下来的声音。我出去看看。这是塑料水果盘和水果。顾敏弯下腰在厨房门口捡起来。

“对不起,我刚切了苹果和梨,我想送给你和阿姨,我的手滑了。”

我有点内疚。我蹲下来帮忙打扫卫生。打扫干净后,我想把水果盘带到厨房。我抬起眼睛,撞上了他微笑的黑眼睛。我的手在发抖,差点把水果盘举到他脸上。

顾敏后退了一步。我急忙走进厨房,关上门。

我跟我妈说了。“完了,妈妈。你说他瞎了,听得见。”

这顿饭很和谐。因为事先接种了疫苗,所以母亲什么也没说。她刚刚谈到了家庭的秘密。顾敏很合作,正在和她聊天。

我悄悄地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她会在离开前杀了我。

她抓住门前的顾敏,直截了当地问他。“顾先生,你觉得我们家的李月怎么样 ”

顾敏显然愣了一会儿,然后看着我仔细想想,回答说:“好吧……没什么可求的,食物很好。”。

我感觉他在骂我。

母亲好像找到了知己,听说手里拿着酷敏,“酷酷……我的眼睛像松明!”高兴地哭了起来。

本人

转眼间顾磐的骨折几乎愈合啦。她出院后,我抽出时间为她送行。

预计今后不会有这么多机会见面。想想还是有点郁闷。顾攀潘总是在我耳边唠叨。我不知不觉就习惯了。突然离开真的很恶心。

顾盘潘笑着说。“如果你舍不得和我分手,那就做我嫂子吧,这样你每天都能见到我。”。

我很惊讶。“你还没有放弃”。

“你被我的坚持感动了吗 ”

看到站在她身后的哥哥,我说:“我不敢动。”。

顾磐磐靠在我耳边说。“姐姐,我知道你喜欢我哥哥,你总是偷偷地看他。”。

“我也靠近她的耳朵了。”我觉得他的牙齿真的很好。"

顾磐磐无言。相反,他笑着说:“下周六是我的生日,我哥哥会在家里给我聚会,我妹妹可以过来玩,我不想给你礼物,来吧。”。

“我看起来像吝啬鬼吗 ”

顾盘潘笑了,但什么也没说。

后来我后悔了。我发现顾盘潘真的不需要礼物。她什么都不要。我选了太多礼物。我不得不去柜台给她买一条不便宜的项链。

顾攀潘一家是高端社区的独门独户,非常适合聚会。毕竟,因为是生日派对,所以不能太随便,所以很少穿长裙或化淡妆。

一开始,我以为会有很多人。顾磐为我开门后,我发现她和顾敏的同学和朋友寥寥无几,总共约有10人。

顾磐把我拖出去了。“姐姐,晚上在后院吃烧烤,哥哥在烤我们。”

“哥哥真的什么都能做。”

“那不是真的,姐姐,我们玩会儿,哥哥和助手现在在后院准备食物。”

我对他们玩的棋盘游戏不是很了解,所以我去后院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古敏戴着一次性手套,加工鸡翅。听到声音,他抬起头看着我,继续“来嘛”。

“是的。”

“如果你没事,就把那些蔬菜挂在牌子上,都洗好了。”

我赶紧看着他前面的肉盘。他派我去处理蔬菜。

食人是软弱和人手不足的行为。我会的。

蔬菜辣椒和玉米加工结束后,我从远处到近处嗅到了新鲜的香水味,然后在我面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精致的美女。

她看着我。她不看我。我低头看着手里的茄子。“你喜欢这个吗 我会做得更多。”

她说:“我是库明的同事,我叫林子萌。”。

我有点困惑,但我礼貌地说:“你好,我叫李月,我……”。

“我知道你是面包的救赎。”

“我不能谈论赞助商,只是……”

“听说你救了潘潘,古敏经常给他做饭,他真的很喜欢潘潘,同事们开玩笑说他会不会为潘潘结婚。”

为什么这个人总是打断我,自言自语我说不出来,但我还在笑。“不。”

她上下打量着我,嘴角有点弯。“我觉得这不可能,这太荒谬了,古敏不是傻瓜。”

我点了点头。“是真的,毕竟,如果我不在的话,潘潘潘可能什嚒都没做,怪不得和她聊得分心,差点出事。”

美女好像很生气。她像个傻瓜一样盯着我,穿着高跟鞋走。

顾敏拿着加工好的肉从我身边走过。“你在说什么,你好像不认识她。”

“没什么。”我盯着他的盘子。

“别担心,我买了很多你最喜欢的鸡翅,我相信你今晚会吃个够。”

我向他做了OK的手势。为了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我对他说。“那位漂亮的女士似乎对你有兴趣。”。

顾敏先是惊呆了,然后大笑起来,说:“你是观众。”。

“你什么时候开始烤的 我有点饿了。”

“这个蔬菜加工完了之后”

“其实,蔬菜辣椒和玉米就够了,你觉得呢 ”

顾敏不得不请助手齐峰帮忙。他去准备烤箱啦。齐峰走得比我快多啦。在他的帮助下,两个烤架很快就装满了东西。

我真的很饿,站在烤架旁边,盯着闪亮的鸡翅。顾磐给我倒了一瓶酒,拖着我和他们一起进行真实的冒险。

第三轮空瓶子指着我,我选择了真相。

顾盘潘问:姐姐谈过很多次恋爱。

我回答“一次”。

顾攀潘大吃一惊。“我以为你妈妈在独唱,只是因为你对这个世界的幻想破灭了。”。

“我怎么会说话,至少我27岁,坠入爱河不正常吗 ”

我有点委屈,就拿了馒头片,在面前的小盘子里发现了两根鸡翅。我转身去看顾敏,顾敏低头看着我。“这是为你准备的,等会再吃。”

看着盘子逗我,我低头嚼着馒头片。我的脸颊在燃烧。

第一轮比赛之后,我继续比赛。

可惜这次是我第一次。我别无选择。只能选择真实。

顾攀潘问道:“请描述一下你唯一的爱情经历。”。

我还有一个话题。

我回答说:“当我第一次上大学的时候,我的前男友一直在谈论这个问题,聊了两个月后,发现他没有合适的个性,就分手了。”。

库潘:“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不能。我再多说点。我们为什么不同意呢 ”

“我觉得太粘啦。”

“那是你应得的。”

我们已经打了好几次了。我们听过八卦。顾盘潘带顾敏和齐峰吃了点东西,参加了游戏。

顾敏自然地坐在我身边,周围的人捂住嘴笑了。我突然有点紧张。

这一次,顾磐再次打开瓶子。我想她掌握了技能或者动了什嚒。她转过来的瓶子总是指向我的方向。

我选择了大冒险。

库潘潘潘笑着从桌上的大冒险牌中拿出一张牌:“选择异性,互相对视10秒。”。

我平静地站了起来,在人们的期待下,我选择了奇峰,轻松地完成了它。当我坐下来的时候,库明糟糕的表情似乎一闪而过,我再也看不到他了。

然后,我转了转瓶子,指着旁边的顾敏,迫不及待地跳了起来。“兄弟,快点选!今天等着你!”

库敏说:这是一次大冒险。

我画了一张名为“……到下一轮为止抓住右边玩家的手指”的卡片。

在他的右手边…是我吗

顾盘潘几乎笑翻了个身,指着我说。“你刚才没选我哥,这次你跑不动了。”。

我对古敏说:“再来一杯怎么样 ”。

顾敏扬起眉毛说:“我打赌想输,你不会吗 ”。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的右手就抓住我的左手,紧紧握住他的手指。在喧嚣中,我看到林子孟的脸色不太好。

但是我没有时间去关心别人。库敏紧紧握住我的手。手掌中的触感和温度让我感觉像一根紧张的绳子,一键折断。

我的心跳像鼓一样。

我有点难以启齿,我的前男友和我都没有这样握过手。

在下一场比赛中,我完全疯了。为了转移我对顾敏手上的注意力,我不断地给自己倒酒。虽然是果酒,但我喝多了,喝得头晕。

古敏什么时候放开我的手,派对什么时候结束,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很困惑,没有印象。我只记得库敏后来打了好几次电话。在我睡觉之前,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我太绝望了。

宿醉醒来后,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发现你变了,睡在像现在的我这样陌生的房间里。

我穿着粉红色的睡衣,被子里有一个不和谐的我。

我害怕看到古敏穿着浴袍从浴室出来。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顾磐在我手机上留言把我叫醒,下楼去吃早餐。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我的裙子,我不得不穿着她的睡衣下楼。

顾磐坐在客厅等我。当我看到她的微笑时,我很兴奋。

“我昨天做了什么不寻常的事吗 ”

顾盘潘张着嘴说:“我让弟弟睡觉了。”。

“别出声,我最好睡在你哥哥的房间里。”

看着盘子撅着嘴。“昨天比赛结束了,我握着哥哥的手。”

“不,我喝酒喝多了,不记得了。”

“你不是说你想亲我弟弟吗 ”

我平静地摇了摇头。“这是不可能的,我甚至都没有亲过我的前男友,即使喝醉了,我也不会这么轻易就亲了27年的初吻…”

我对自己很有信心,但看到顾从餐厅出来,他的下唇中间有一道深红色的伤口。

我不能继续了。

顾盘盘开始呻吟。“不可能是什么,嫂子,你的牙齿很好。”。

顾敏弯曲手指,轻拍她的头。他指着嘴唇上的伤口,嘴角一笑。“别听她的胡言乱语,昨天喝多了,站不稳,我帮忙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一下。”

我真的没有能力见面。

顾盘盘盘换了口气,说:“啊,喂,你怎么能用这么大的身高差来敲自己的嘴巴 是不是有人弯腰抱着嫂子的时候被袭击了 啧啧啧”。

帮帮我。

顾敏没有否认他让我去吃早餐。他向我解释啦。“昨天你喝多了,喊着上床睡觉,但我们总是没有客人在家,客房没有打扫,带到我房间睡觉,你不介意吗 ”

我就是想找个地方逃。“不,不,你……”

“我在父母的房间里睡觉。”

点头埋头吃早饭。

顾攀潘说昨天换了我的睡衣,所以他把我身上有烧烤味道的衣服扔进洗衣机洗了。现在挂在阳台上,应该很干燥。

我想马上吃完饭,换上衣服,离开。顾敏拿着车钥匙,坚持要给我。就在这时,林子梦来了。

她说她在这里留下了一些东西。看到我在古敏身后,她大吃一惊。她的脸色变得苍白,但她笑了。“你昨晚是在这里睡的吗 ”

我的嘴比我的大脑快。“别误以为我一个人在睡觉。”

顾敏笑了笑,抓住我的胳膊,说他会送我回家,让她找潘潘买东西。

我一路上都说不出话来。

我坐在副驾驶座上,不敢看库明,所以一直在玩手机。痛苦了半个小时后,我看到汽车终于到了公寓楼下,解开安全带,说声谢谢,我不得不跑了。

门没有开。我又试了一次,还是不行。门是锁着的。我身后传来库明解开安全带的声音。我坐下来享受生活。

低头继续玩手机。

“现在不是咸鱼,而是萎缩的海龟。”

咬紧牙关放下手机,找着车上的锁扣,按钮被赫敏的手挡住了。

“有什嚒要对我说的吗 ”

“别逼我,就算你使劲推,乌龟也会咬人的。”

“强迫你”顾敏的声音充满了快乐。“昨天,谁在房间里抓住我,不让我走,看我腹部的肌肉,强迫我和我一起睡觉。”

这是什么!

我捂住脸,试着不哭。“对不起,我不喝酒了!”

库敏拉着我的手说:“这就是重点吗 ”。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古敏,你真的不想参加这样的个人承诺,是吗。

顾敏笑着问我:“你不会吗 ”。

“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即使当时我不在,潘潘也不会做任何傻事,你真的不需要这么做。”

“李悦,”古敏笑着说。“你很容易看穿别人的感情,为什么你看不出我真的是这种情况下的粉丝 ”

不是我看不见,但我不敢相信。我担心我太多愁善感,我担心再走一步也不会有结果。

我站起来,走向顾民,他被我的行为吓坏了。他用双手扶住我的腰,以免我摔倒。我趁机按下钥匙扣,从他身边逃走啦。

我真的是个好厨师。

要了解更多信息,请参阅下面的短篇故事:个人承诺。


1d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艾斯畜牧养殖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