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度房地产市场有望低位探底企稳]四季度房地产市场有望低位探底企稳

随着复工复产的有序推进,供应链和物流运输的持续改善,高温等季节性因素的消退和国内需求的恢复,四季度工业生产将恢复到正常水平。四季度气候总体适宜工业生产活动发展,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仍将保持较快节奏。随着传统消费旺季拉动内需保持整体回暖趋势,以及我国工业生产较强的抗风险能力,工业生产将继续恢复到正常增长水平。但也要警惕疫情反复出口边际放缓极端低温对工业生产的拖累。

四季度,在更加精准的金融支持项目建设优先审批加速的情况下,基建投资将继续快速增长。制造业投资也将继续保持高增长。新增综合性基础设施比重不断提高,有力支撑了国内需求逐步回升工业企业利润和民营企业经营状况逐步改善金融支持力度不断加大投资积极性提高。第四季度,固定资产投资仍将保持快速回升态势。

四季度房地产政策将维持相对宽松的基调,房地产市场有望低位探底企稳。个别重点城市会率先摆脱低迷,开发商会加快推盘,可能导致年底会有更多的二三线城市。预计全年房屋销售面积将同比减少。房价可能全年下跌,二手房价格也差不多;全国土地购置费可能同比下降。结合去年的低基数和季节性特征,四季度房地产投资可能止跌企稳。

消费仍将稳步恢复,但恢复的程度仍受疫情影响较大。第四季度是传统消费旺季,国庆假期“双十一”等消费促销场景较多,有利于刺激消费需求。近期,有关部门出台了促进消费的政策措施,包括帮助消费领域企业恢复发展稳步增加汽车消费扩大数字消费扩大服务消费促进家装和居民消费加快消费升级和保障措施等。这也将对消费复苏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但疫情仍不确定,会制约消费的修复力度。同时,房地产销售何时能触底企稳也对消费的修复程度有很大影响。

未来外需的减弱会给出口带来很大的下行压力。四季度出口增速可能继续下滑,但也有一些支撑因素。第一,政策支持。9月份,全国人大将部署进一步稳定外贸和外资的措施,叠加6月份的“33条措施”,为下一阶段出口稳定增长创造良好的门槛。第二,东盟显著刺激了中国的出口需求。1-8月,中国对东盟出口平均增速19.5%,高于对美国和欧盟的出口增速。第三,欧洲产业向中国转移。1-7月,中国实际使用外资同比增长17.3%,其中来自德国的投资同比增长23.5%,上半年德国对华直接投资创历史新高。承接欧洲制造业的转移可能有助于中国开拓欧洲市场。

四季度CPI-PPI剪刀差将进一步放大。在欧美坚定推进加息海外衰退风险加剧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受到打压国内物价得到保障和稳定的背景下,PPI波动特征将明显减弱。随着猪肉价格的上涨和核心CPI的缓慢上涨,四季度CPI将继续小幅上涨。在……里

四季度融资需求的恢复可能会略有加快。一系列稳增长政策和连续性政策加速落地,促进融资需求逐步恢复。一是国债持续发力。今年国债发行保持平稳节奏,仍有一定增幅;10月底将发行5000亿元地方政府债券,预计11月份将提前发放明年专项债券额度,弥补国债发行的空白窗口。二是基础设施等重点项目持续推进,相关配套融资增长仍有动力;恢复制造业生产和投资的步伐也将有效支持中长期信贷增长。三四季度消费复苏步伐加快,房地产政策有望进一步放松,居民信贷有望加快修复。四季度,企业债尤其是民营房企的发行节奏可能仍难以恢复。

人民币汇率走势面临阶段性贬值压力。四季度,在美联储激进加息美元指数持续上行欧洲经济金融风险大增国内经济复苏放缓等一系列因素影响下,人民币汇率阶段性贬值压力依然不小。但在国内稳增长政策国际收支基本平衡完善的汇率调节工具和充足的民间外汇的支持下,人民币汇率不具备大幅贬值趋势的门槛。1-8月,全球主要货币中,日元贬值约20%,英镑贬值约16%,欧元贬值约14%,均高于人民币。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和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仅下降1.5%和1.3%左右,这说明即使美元指数如此强势,人民币汇率仍然保持良好的韧性。巨额贸易顺差带动了民间外汇占款的增加,增强了二级储备的蓄水池功能,有助于减缓汇率波动。在调节人民币过快升值和贬值的问题上,货币当局拥有丰富的管理工具。第四季度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7.0上下双向波动。2023年,人民币仍有强势升值的基础和门槛。

四季度,积极财政政策将加快一般预算和专项债务资金支出进度,增加用于保障基本民生工资和运行的财政支出,充分利用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推动重点项目落地,尽快发挥投资和消费的引领作用。一是更大程度支持重点项目落地,解决资金和配套融资问题。同时,批准启动一批门槛成熟的基础设施项目,启动专项再贷款和财政贴息,支持部分地区设备改造和新增基础设施投资。二是动用5000亿元以上专项债券地方余额限额,10月底完成发行,弥补8月底后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的空窗期;明年的专项债务额度可能在10月底或11月初发放,以满足地方政府的融资需求。三是继续加大减税降费力度,行政事业性收费缓缴一个季度,减税退税政策增量扩大,加快企业脱困,刺激需求回升。第四,继续增加就业等民生相关支出,加大对消费和医疗的财政补贴。第五,提前用完转移支付额度,尽快发放,补充地方财力。

中美货币政策的分歧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中国的货币政策坚持自我导向,同时兼顾内外平衡。四季度和明年一季度,MLF分别到期2万亿元和1.2万亿元。央行可能会降低amo

我国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已降至4.76%的历史低位,公司贷款加权平均利率降至4.16%。短期市场利率也相对较低;中美10年期国债倒挂利差已扩大至86bp,人民币贬值和资本外流的压力将持续并进一步加大,给人民币金融资产带来负面压力,对金融市场造成冲击。在目前的物价水平下,中国的实际利率已经降到了零线以下,未来半年或一年可能会继续维持负的实际利率。因此,货币政策再次下调政策利率的空间有限。进一步降息的边际正效应可能有限,而其边际负效应可能明显增加,这将进一步加大内外平衡的压力。

未来货币政策工具在总量价格和结构方面仍有一定的操作空间,但空间相对有限。要保持一定的政策存量空间,未雨绸缪,防范未来可能出现的全球经济衰退或由此引发的金融风险。稳健的货币政策仍应以稳增长为主,但政策工具的使用需要更加谨慎。要最大限度减少外部因素对国内经济的影响,维护金融市场稳定,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在合理区间。

综上所述,第四季度,消费和投资将继续稳步复苏。尽管出口继续小幅放缓,但很难停止。加上去年基数效用较低,GDP增速可能在三季度基础上进一步加快。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艾斯畜牧养殖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